后藤繁雄的“二〇一六新锐摄影奖”Facebook日记

发布时间:2017-01-22来源:NewTalents作者:后藤繁雄 刘元博责任编辑:曲一了

二〇一六新锐摄影奖 宣传片

新锐摄影奖于我们而言是什么呢,是既兴奋又好奇的初次见面,还是如期而至的旧友,亦或者是一次茶余饭后的闲谈?我们也许并不会过多地关注这个摄影奖项的历史,因为若不亲身经历,这些描述对你而言都只是文字。正如最初邀请后藤繁雄先生来担任终选评委一样,当我隔着屏幕对他进行奖项介绍时,我并不知道他了解了多少,也不知道我介绍的是否具有吸引力,不过很感激他来了,并且非常敬业地完成了本届新锐摄影奖的评选工作。

直到结束我都没有来得及问后藤繁雄先生对于新锐摄影奖的理解和看法,但通过他的Facebook,我们也许可以从他的角度来重新认识新锐摄影奖。

  本文使用的Facebook内容经后藤繁雄先生授权,有部分删减

编辑、翻译:刘元博

 

后藤繁雄的Facebook截图

1月6日

这次来到上海是作为评委,肩负着评选出今年的新锐摄影奖年度摄影师的重任,从5千多位参选者中最终选出一位年度摄影师,真可谓是中国当代摄影的登龙门啊!我从80年代起开始来往于上海,上海一直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在不断发展。

窗外,空气中仿佛漂浮着灰色的烟雾,这景象看起来既抽象又颇具现实主义,这种矛盾本身就很有魅力,今天上午将会与入围摄影师进行一对一的对话,我非常期待。

 

1月7日

昨天的专家见面会很充实,从5300多人选出136人进入初选 ,又从这136人中选出7位,这7位入围摄影师一定是有过人的才华的。去年在厦门的时候我也很强烈的感觉到,近年来,活跃在中国当代摄影领域中的大部分人都有海外留学经验。这次的入围摄影师也是一样。中国的艺术家们都很有头脑,并且他们拥有我们所不具备的深厚的历史基础,能够看到中国当代摄影人才辈出,这让我兴奋不已。评审团由Soth,Marcel,Middle以及我组成,专家见面会从早上10点一直持续到下午4点,但是我却一点都不觉得累。这次评选也让我有幸认识了一些有趣的人,假杂志的言由先生与我意气相投,也许会萌生出新的项目,与Foam的Marcel也商定了将在今年3月于阿姆斯特丹举行的横田大辅的个展。

1月6日,专家见面会现场,后藤繁雄正在观看孙俊彬的作品  图片来源:NewTalents

1月6日下午,后藤繁雄参加 Cristina De Middel 的讲座  图片来源:NewTalents

晚上11点,后藤繁雄还在展厅回看 136 位初选者的作品  图片来源:NewTalents


1月7日

晚饭之后,开始对入围摄影师们的现场展览进行评判,对于现场展览的方式,这其中不只有摄影师个人的意见,也有策展人的想法,这使判断变得有些难了。

对于本届新锐摄影奖,我的心里一直有两种情绪互相交织着——兴奋与困惑,兴奋的是近几年中国当代摄影有着惊人的发展,无论是从摄影方式的多样性,还是艺术家们在世界舞台的活跃度——他们不断为摄影提供着更多的可能性。我想之所以会呈现出这种面貌归根结底是与社会本身的矛盾性分不开的,剧烈的社会的变化势必对摄影的发展产生一定的影响,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比如在本次的入围摄影师中,就有在这种社会矛盾中,将摄影作为道具来阐述他们想要表达的主题,用摄影来重建一种新的现实,我想这也是这次新锐摄影奖的一个特征。

困惑的是,这次入围摄影师们的水平都很高,怎样选出一个年度摄影师呢,大的方面来说主要有两个:其中一个当然是他的作品是否做的出色,另一个是是否能够被市场所接受,而作品是否出色还要从摄影作品以及展览两个方面来进行判断,需要考虑的部分有很多,真是非常为难啊!任何事物,既然有欢欣雀跃的部分当然也会有困惑的部分了,我想在中国当代摄影迅速成长的时候,我们应当选出一位有长期发展的可能性的摄影师,一位有成长空间的摄影师。

明天早上将会进行最终的选择,评委们的投票一定会分散开的吧,接下来我还要做一场讲座,明天将会是很忙碌的一天。

1月7日,预展,后藤繁雄在杨圆圆的展览前 图片来源:NewTalents

1月7日,预展,后藤繁雄在程新皓的展览前 图片来源:NewTalents 

1月8日

在今天的讲座中,我使用的是去年G/P Gallery所做过一些展览的照片,在中国,从事摄影的年轻人们竟然如此了解G/P Gallery,这使我很震惊,同时也为我增添了很大的勇气,在我之后,Soth也做了讲座,真是非常有趣。

1月8日下午2点,后藤繁雄讲座现场  图片来源:NewTalents

后藤繁雄讲座现场观众爆满  图片来源:NewTalents

 1月8日

最终的评选终于开始了,首先由终选评委们在每位入围摄影师的展览前发表意见。大家的意见都很犀利,我们完全没有顾忌主办方的存在,毫不客气地进行着评选。我从未有过如此有趣的评选,Marcel颠覆逻辑的犀利,Soth以摄影师的角度来进行评判,Middel则是非常公正的评判角度。我也是依照我一贯的作风,在经过对入围摄影师们彻底的了解之后,从他们的才能以及表现上来判断。大家各自发表自己的意见,对彼此的信任感也逐渐增加,这让我感觉非常棒。

1月8日终选现场 图片来源:NewTalents

我们对前5个人的评价都很辛辣,直到大家来到了第6个人的作品面前。 我并没有带着评判的意味,也许只是以个人角度自顾自地说道:“我认为这是7个人当中最好的作品。”就这样毫无保留地发表了意见之后,Soth立即回应:“非常正确!”并拍了下大腿,Marcel则高呼着:“看来大家得出了结论了!”,Middel也说:“这样我们的评选就结束了”。

大家大笑了起来,太神奇了,对于这样的比赛,几乎没有出现过全员一致的投票结果,而且,其他入围的摄影师水平都很高,肯定都觉得自己也可能得大奖,即便是票数分散也绝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但竟然会出现全员一致的结果,真是太棒了!

1月8日终选现场  国际评委在高山展厅 图片来源:NewTalents

1月8日国际评委在高山展厅  图片来源:NewTalents

我曾一度非常坚信的结果却因为展览效果不尽如人意而有些迟疑,经过一晚上的思考,果然除了他没有其他人可以得这个奖,让我欣喜的是其他评委竟然也得出与我相同的结论。入围摄影师中有曾在伦敦留学并举办过多次展览的摄影师;有学习化学出身的摄影师;有现居德国对当代艺术颇为熟知的摄影师;也有18岁的未来摄影界的希望;还有进入纷争地带却拍摄出立场中立作品的摄影师,从这些有力竞争者中,最终突出重围获得大奖的摄影师叫高山。他的作品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与母亲裸体拥抱着的照片,虽然母亲松弛的皮肤绝称不上是具有美感,但却充满了力量。

高山,这个被母亲养育大的孩子实际上是养子。在哪里出生的,故乡是哪里,他一概不知道,是一种从原点开始便没有起点的旅途。在他的身上,我放佛看到了重新燃现的摄影的希望,我们全体评委都为他喝彩。请允许我再次介绍他,他的名字是高山。即便我这样介绍,应该也没有人知道他,虽然他没有钱,但是却从没有因为金钱而感到绝望。我想他也从没想过自己会得到大奖。发表结果时评审们都登上了舞台,这个时候我一直看着台下的他,当念出他的名字的时候,他看起来很困惑。登台之后,除了感谢之外他没有说其他的话,我想确实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了。

高山《第八天》展览局部  图片来源:NewTalents

中国的矛盾比绝望还深,但是,在矛盾之中定能萌生出崭新的希望,我想我们遇到了难得一见的有才之人,摄影是如此神奇,它仿佛有一种魔力,可以引领我到达未知之地。

高山在颁奖晚宴的时候来到我身边,他觉得自己与我有一种特别的缘分。他能这样说我感觉很高兴,这个时候我也突然意识到一扇关于摄影的未知大门正在向他敞开。

1月8日,晚宴现场,后藤繁雄与高山合影 图片来源:高山

 1月9日

这是一次非常愉快的评选。既坦诚又奇妙的的Alec Soth;幽默感超群的Cristina De Middel;集所有智慧于一身的荷兰人Marcel Feil,以及在世界任何地方都穿红色袜子的我;另外不得不提到的是New Talent Award的学术顾问费大为先生,一位如先锋般的存在;还有王欢、刘元博、冰清,这些热情的工作人员,在中国当代摄影欲展开一幅全新面貌的时刻,很感谢你们能邀请我来担当评委。

现在我已经回到日本了,昨天一早开始,新锐的终选、讲座、颁奖典礼、晚宴,真是不停歇的一天,但也让我觉得非常刺激!因此,今早起来以后觉得有些筋疲力尽了呢(笑)

国际评委们的搞怪合影 左起:后藤繁雄、Marcel Feil、Alec Soth、Cristina De Middel 图片来源:NewTalents

 

《新锐摄影奖二〇一六》画册

 

新锐摄影奖
New Talent Award

新锐摄影奖创立于2010年,是中国当下最具影响力的摄影奖项之一。该奖项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以包容且兼顾深度学术思想为基础,选拔以独立意识为出发点来探索摄影之于当代语境下的更多可能的优秀作品,以呈现当下青年创作的新面貌。


 

Copyright©2016 NewTalentAwa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桂B2-20040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