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色影无忌 > 她影像 > 美丽说

汪滢滢,生于1976年的女摄影师。三十五岁才拿起相机,三十八岁成立了自己的摄影工作室。都说女人四十而不惑,可她似乎还有不少困惑……带着自己的好奇,四十岁的她为四十岁的女性拍了一组《生于1976》的照片,让她对生命有了更深的认识。”
“因为无常是人生的主题,所以,只要生命还存在,就会面临新的问题,新的困惑。而摄影,可以成为我理解人生真义,揭开困惑的一个途径。 ”对于她来说,年龄不能成为一个阻挡,遵从内心才是最重要的。
摄影/汪滢滢 文字/图拉

分享到:

 

 摄影师:汪滢滢

 

 

  《生于1976》系列第二部分

 

她影像:为什么会在38岁的时候打算转型去当摄影师?

汪滢滢:我父亲是画家,我母亲是文学系毕业的。小的时候,受父亲的影响我就挺喜欢绘画的,心里一直有从事文艺工作方面的愿景。我本科学的是汉语言文学, 35岁的时候跟风买了第一台单反相机,一开始也就瞎摸索,拍一些花花草草。学习摄影最开始纯粹是为了满足精神需求,后来感觉摄影可以解决我自身的一些问题,解答我对人生的一些困惑。加上遇见几位很好的老师,给予我很多指点与鼓励,不断燃起了我对摄影的热情。

38岁的时候,感觉自己的精神世界还是无处安放,迫切地想要找到与艺术接近的方式,而时间越来越少了,所以就下定决心开始全新的生活,把自己跟摄影紧密地连接在一起,开始了独立摄影师的生涯。

 

她影像:做摄影师之前的工作历程对您在成为职业摄影师上有什么帮助?

汪滢滢:之前有做过大型民营企业的总经理秘书,有自己创过业。遇到过不同的人,对人性有比较完整的理解。做职业摄影师会遇到很多困难,特别是开工作室后,有很多单打独斗的辛苦,但也因为之前的工作经历,在我碰到困难时,心态会比较好,不会轻易放弃。如果摄影是我第一份工作的话,我可能就坚持不下去了。其实,只要认真对待每一份工作,它都会对你有所帮助,成为你的底气。
 

 

 

  《生于 1976》系列

 

她影像:您的作品大多都以肖像为主?

汪滢滢:我始终觉得拍人对我比较有吸引力,很认同《摄影的艺术》中的一句话,“人是最看不厌的风景”。我觉得现在有些人像作品对大众的审美有误导,希望能够通过我的照片告诉大家,人像摄影是可以禁得起看的,这也是当时成立工作室的原因之一。

 

 

 

《生于 1976》系列

 

她影像:为什么将镜头对准四十岁女性这一人群呢?

汪滢滢:2015年的时候,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40岁了,心理上有点惶恐。感觉自己还很幼稚,怎么一下就四十岁了?四十岁,意味着人生到了中间点,就想给自己的身体、面部拍一组照片作为留念。后来,我还想知道同龄人是怎么看待四十岁这件事情的,于是也用这样的方法去拍她们,就形成了《生于1976》这组作品。

 

 

 

  《生于 1976》系列

 

她影像:《生于1976》这组作品为什么会选择女性面部、身体和物件这三个素材去拍摄呢?

汪滢滢:这个主题还是蛮大的,为了尊重这个题材,我想以朴素一些的方式去呈现。所有的植物、生物都有成长衰退的轨迹,我想记录我们四十岁女性所处的这个时刻,所以要拍摄人物的面部特写和身体真实状态。而纪念物可以引出人的故事,我自己也有不舍得扔掉的东西,就确定了这三个素材。

 

 

 

她影像:拍摄这组作品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令您印象深刻的女性?

汪滢滢:我的拍摄者中有一位来自丽水的女性,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感觉她的气质很好,打扮也很舒服,完全想象不到她曾经受过那么多的磨难。她做过三次脑部肿瘤手术,在第三次做手术前,我去医院给她拍照。她的头发一片片被剃下来,脑袋上出现了前两次出现的疤痕,很让人心疼。医生说手术可能会影响到语言功能,我一直很担心她,但她自己很乐观,在我面前始终带着笑,很坚强。现在她的康复情况挺好的,我很替她高兴,也诚挚地祝福她!

 

 

 她影像:拍摄《生于1976》对您的自身有什么启发吗?

汪滢滢:能愿意参与到《生于1976》这个项目中的女性,多多少少都有想诉说的故事。四十岁的人面临着各种家庭、情感、健康问题。因为经历了相对长的岁月,碰到问题的概率也会大起来。但大多数人都很乐观,对生命充满了热情,很想追逐自己的内心。


       也正因为我们已经走过了四十年的岁月,遇到了困难,不会脆弱得像个小孩,有足够强大的心理去接受它,度过它。这就是所有的拍摄对象带给我最大的感触,也是人性中很伟大的一点。与她们接触之后,让我对人生的看法也完整了很多。
  

 

 

她影像:作为同龄人,您是如何看待当今四十岁女性的生活理念?

汪滢滢:上一辈的女性在身处四十岁的时候,内心的追逐没有我们这一辈这么强烈。而我们这一辈四十岁的同龄女性,由于经历了改革开放后国家剧烈变化的四十年,让我们对生命的理解也产生了剧烈变化。
       以前的妇女主要就是照顾好家庭,追逐自己的事业可能会变成一个异类。而当今四十岁女性在扮演好女性角色之外,自身也处于自我觉醒的过程中,我们意识到追逐内心变得很重要。人生是单程车,需要遵从内心而活。
 

 

《第四行诗》系列

 

她影像:会打算将镜头面向您的女儿吗?

汪滢滢:其实我一直很想拍她,但是她一看到镜头就会躲开。只要她乐意,我肯定去拍她的。

 

 

 

《心安处即故乡》系列(家庭相册)

 

她影像:您曾经说过,“摄影帮助我去寻找人生的意义,解开我对人生的困惑。”接触摄影这五年中,您寻找到了什么样的人生意义?解决了自己什么困惑呢?

汪滢滢:除了《生于1976》之外,我同时在进行《心安处即故乡》的家庭相册拍摄,拍摄我父母的影像和我的出生地,是我最重要的一个拍摄项目。父母在我小的时候离异了,我母亲对我父亲有些难以释怀的东西,我对父亲也有很多不了解。家庭的事情对我来说是个很重的包袱,我甩不掉它。我曾经写了五万字的文字,想要面对这些问题,想去释怀它。但作用不是很彻底,所以想通过摄影去尝试一下。

人的困惑一直会存在,也会有新的冒出来,大多数自己都能够解决。当我通过相机接触他们,真正去了解我的父亲和母亲,去拍摄我的出生地,让我慢慢得到释放。我甚至会问我父亲一些从来不会触及的问题,包括对我母亲的想法等等。有些答案渐渐浮出水面,也让我对他们之间的事情有了完整、成熟的看法,不会像以前那么介意了。

我人生最大的困惑就是这个,我甚至怀疑拍完了它,会不会没有欲望拍照了。因为解开它,我人生最重要的任务就完成了。
 

 

 

 

 《第四行诗》系列

 

她影像:除了人像类的作品之外,您最近的一组以景观和植物为主的作品——《第四行诗》在杭州展出了,为什么要以“第四行诗”去命名这组作品呢?

汪滢滢:因为一些事情,我与二十年的好朋友不来往了。我时常会想起他,特别是在旅行的时候,于是我把想他的时候看到的风景拍了下来。人生有很多无奈,无法用语言说清楚,而诗歌的存在就是去完整地表达它。四行诗的最后一句基本上都是绝句,我想用画面去替代诗歌,所以就把它命名为《第四行诗》。

 

她影像:之后还有什么个人创作的拍摄计划吗?

汪滢滢:《生于1976》是我在今年年底必须完成的项目,《心安处即故乡》的家庭相册明年将持续下去。除此之外,还有我一个项目想要拍摄十年甚至二十年,不过暂时不便于公开。

欣赏更多汪滢滢的作品,请点击这里

《汪滢滢:生于1976》

 

汪滢滢:生于1976年的女摄影师

  • 2014 成立个人工作室
  • 2011 接触摄影
  • 女摄影师
  • 汪滢滢
  • 生于1976
  • 困惑
  • 遵从内心
"她影像"是一个专门为女性打造的摄影交流、展示、推广平台

了解我们关注我们 |预约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