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色影无忌 > 她影像 > 美丽说

她对女性内在成长充满了好奇和疑问,一直坚持用文字和影像这两种方式来探索这个课题,她说自己是一个扛着锄头挖掘的人。每个人都至少具有双重人格,第一人格是社会及家庭关系的;第二人格是被压抑的自己,这个人敏感,有情绪,需要被关照,这个人格也喜欢大自然,热爱和平,趋向黑夜的宁静,但无疑她也很忧郁。她是@杨菲朵。
杨菲朵说,大部分时候,她拍第二人格。她的拍摄对象大部分是女性,一方面,她希望能用摄影延续自己之前的文字工作,继续探索女性心灵成长这个话题;另一方面,她也希望从其他女性身上找到鼓励自己成长的能量,做好自己,然后再做好一个母亲。
杨菲朵,本名吴晓蕾,曾供职媒体十年有余,分别在《新周刊》,《三联生活周刊》,《华夏地理》前任美术编辑和摄影总监,于2009年辞职从北京移居云南大理,并以女性内在成长为题材,以自省的方式为杂志专栏写作。
辞职后,她过着自由却依旧忙碌的生活,一年中一半时间都消磨在了大理。2011年,孩子子曰在大理降生,子曰满1周岁后,杨菲朵开设了“子曰照相馆”,开始带着孩子到各地进行拍摄。如今杨菲朵的“私摄影”逐渐有了名气,她也忙得不亦乐乎,每次拍摄的档期都需要预约。她希望用自己的影像真正地映射出自己内心中的那句话:“每个人最终都要回归到自己的内心,直面自己的孤独和寂静,因为所有的平安和喜悦都必须来自那个深深的自己。”

分享到:

“我要投入生活,要进入关系,我想看看这个世界的挣扎、困惑、变动,我要在这尘世里修行。仍然给予,仍然相信,不害怕,走下去,也许最好的生活仅仅就是这样。”

EOS 5D Mark Ⅲ ISO:100 光圈:f/2.0 快门速度:1/2000 焦距:135mm

关于拍摄
收集闪光的劳动者

“做为摄影师本人,最重要的是热爱生活,建立属于自己的审美观,可以从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提取闪闪发光的瞬间。”

EOS 5D Mark Ⅲ ISO:200 光圈:f/1.2 快门速度:1/80 焦距:50mm

 色影无忌:十几年的媒体工作经历,做过图编、美编,写过专栏,但最终还是决定辞职开始自由的生活,是因为摄影的魅力,让你想要拍自己想拍的东西吗?是否有刻意去学过一些摄影技巧还是自己去摸索去找角度呢?

杨菲朵:我没有刻意去学习过任何摄影的技巧,但我确实去摸索过。我上学的时候学习的是美术、画画专业。这只能说在艺术审美上和摄影算是一个体系,在我的理解看来,其实文字、摄影、设计、音乐是相同的一回事。我们只是在利用不同的平台、不同的材质做着同一件事情。所以,对我来说比较幸运的是我能够将设计、美学、文字、图片结合在一起,那这恰恰是因为我过去十年来在媒体工作的履历,从事长达5-6年图片编辑,接触到了许多优秀的摄影师,这些积累让我可以去做这样的尝试。但如果你要我纯粹说一些摄影技巧,于我而言,似乎就有点班门弄斧了。

 

色影无忌:但常有人感叹,如果把兴趣爱好变成工作会逐渐失去最初喜爱的动力。

杨菲朵:我们当然可以通过它去赚钱,满足自己的生活所需,但前提是必须有一个好的发愿。如果一位诗人,他写诗只是为了让别人买他们的诗集,诗的品质必然就会往下掉。所以,做为摄影师本人,最重要的是热爱生活,建立属于自己的审美观,可以从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提取闪闪发光的瞬间。

若你不热爱眼前的小日子,心中苍白无奇,缺乏敏锐的觉知,不懂取舍,见到什么就随便乱拍一通,是不会有好作品的。拍摄者和被拍者都不会有好的体验,所谓“好体验”就是温度对流。总有人说,工作是一种枷锁。做为一个家中有幼童的母亲,同时又希望持续地创作,我睡得很少。但从事这项工作越久,我就越喜爱这个工作。与人们的相处把我从之前虚幻的希望与期待中解救出来,使我更友善。

 

色影无忌:很多人都羡慕你的生活方式,他们觉得你非常自由。

杨菲朵:对,是很自由,但是并不清闲,如今我的身份是女儿,是妻子,是妈妈。我并没有放弃工作,依然是一个自由写作者,一个自由摄影师。因为家庭关系,2013年将生活重心转移至广州,同年10月,与几位好朋友,共同创办广州禾田书房。
事实上,我比辞职前更忙碌了,但都是在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情,因为自由。

EOS 5D Mark II ISO:100 光圈:f/1.2 快门速度:1/8000 焦距:50mm

 

色影无忌:由于对女性内在成长的探索,长期以女性主题“你的样子”进行拍摄,并且在微博上会放一些她们的照片,通过这样的方式会吸引一些磁场相同的女性来到你的面前释放自己,或许是女人的孤独只有女人才能读懂,而每个人的孤独又各不相同,我有一种感觉,来找您约片的女性,更多的似乎是想在您这寻找一个答案,这个答案可能是您给她的,也有可能是她自己突然觉悟了。

杨菲朵:我拍摄过漂亮女人,也拍摄过普通女人,拍过胖的,也拍过瘦的,但却从来没有拍过丑女人。向我走来的人,都已经准备好了,她们喜欢自己,或者已经开始学习接纳自己。这种接纳首先从样貌和身体开始。这真好,给了我很多启示。是信心让人更美。信心并不来源于外界,一个人应该接纳自己的现状,不跟别的人事比较。快乐就是快乐,悲伤就是悲伤。她们内关自己,每隔一段时间进行整理,归档,我协助她们。

而关于“你的样子”,其实这个问题困扰我很长时间。最早我给自己拍摄的主题取的名字是“你的样子”,后来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拍摄后,我发现拍出的是“我的样子”。你们可以看到,无论从哪里来找我拍摄的女性,我拍出后“她们”的气质是类似的。我常想,作为一个摄影师在拍摄别人的时候是不是应该拍出属于她们自己的样子?当一个创作者的作品累积到一定程度以后,没有创新,没有突破,这个时候我确实会感到焦虑。对于这个问题,我是有过纠结,也有过压力的。

我尝试过去启发她们,我对她们说“你可以选择你喜欢的衣服、化浓妆、淡妆、甚至素颜;高跟鞋、平底鞋;完完全全地按照你自己喜欢的样子和方式来呈现”。但是我发现试验了一段时间后,大家来到我的面前似乎都还是同一个样子。这个时候我会问自己“为什么?”,我甚至和身边一些同是创作的朋友探讨过这个问题,究竟该不该创新?该不该改变?来证明我自己的能量是非常丰富的。

近半年,我似乎慢慢地想通了这个问题,甚至对于自己的风格还挺“安于现状”的。也许是由于我比较擅长于这种风格,很多人带着她们的“目的”来找我的时候,是因为她们到了这样一个阶段,她们渴望看到自己在这样一个镜头的理解下呈现出来的状态。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属于自己单独的、平静的状态,所以她们来找我,否则她们会找别人。

所以,既然是这样,我应该按照自己的风格,自己对成长的理解来专注地拍摄很小众的这样一个视觉群体。

EOS 5D Mark II ISO:100 光圈:f/1.2 快门速度:1/8000 焦距:85mm

 

色影无忌:你常提到“女性内心的成长”,女性内心成长和男性有何区别?

杨菲朵:每个人的成长经历和方式都不同,但其实感受类似,无非就是家庭环境、青春期、恋爱期等带来的各种问题,说来说去,大部分人的问题都在于缺乏安全感、不自信、想要得到别人更多关注和爱护。我拍摄的意义首先是记录,其次是陪伴。这种陪伴并不意味着你要去帮她解决什么问题。更多时候你用的是一种沉默的方式,因为你们都曾走过同样的路途。这是女性之间的一种理解。

正因为这样,我拍摄的内容非常广,从个人角度讲,我更喜欢在城市里拍摄。在大理,我遇到的大部分都是来旅行的家庭或单身女性,在旅行中,人的状态是很类似的,尤其是大理这种地方,大家都是怀着差不多的心境来的。而到被拍摄者的城市和家庭里去更有真实性。

我不知道男性成长是什么样一个经历,我是一个女人,我想每个人只能从自己的角度去理解更好。来找我拍照的,多是怀孕、小孩出生、结婚、恋人分手、母亲生病、父亲去世、离开城市想要留下纪念、出国等等。
你会发现,大家都是遇到了一些变化,想要解决一些问题,或者是想要留下一份纪念。这些年大家这种心灵上的进步是很好的,人们已经知道需要找到一种渠道来解决自己的问题,或者说已经意识到了生活上这种变化的重要性和可贵性。

我不需要刻意去问。每个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病人。所以我并不在意她面临的具体问题是什么,对于女性来说,无论她面临什么事情,处于什么阶段,都是可以去被理解的。

EOS 5D Mark II ISO:100 光圈:f/1.2 快门速度:1/2000 焦距:85mm

 

色影无忌:谈到身体,对于多数女人来说,就算都有过校园寄宿经历,但在陌生人面前这样大方自然的裸露必然是建立在一种信赖的基础上,也正因为如此,很多人会误会,您拍过的女性都是您的朋友,但其实她们都是在拍摄后才成为您的朋友的。您是如何做到在短时间内,让被摄者迅速进入自我世界的?

杨菲朵:如何让客户信任你,这是一个既简单又复杂的问题。我的经验是,通常当你有极大的自私时,人们就会不相信你,认为你不够诚信。

 

色影无忌:很好奇你拍摄的照片是否要经过特殊编辑或者后期处理?

杨菲朵:没有,我的照片都是原片,大家看到的都是没有经过任何加工处理的。我之前从事图片编辑的时候有过一个感触,我会特别喜欢和某几位作者合作,因为他们在拍摄的时候,无论构图还是光感已经足够准确,他很明确一张照片的成片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他需要怎么通过结构表达出某种情绪。那么这样情况下,如果你对照片进行二次加工反而会破坏了摄影师想要表达的初衷。

我给客人拍摄的时候,首先会选择在她们的家中,在她们熟悉的生活环境开始,然后我们会走出家门,也许是郊外、花园、树林、湖边,还有一些时候,我们干脆去旅行。当金色的阳光穿过树叶,万物既神奇又平常,仿佛回到童年时对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在这样的自然状态下,不需要去寻找什么,你本身就是宁静,你会在大自然里遇见自己。

不用刻意追求特殊角度和技术效果,还原生活的本来面貌,日常就是最令人感动的。要去观察人们的琐碎生活和情绪变化,当他们睡觉、沐浴、玩耍、哭泣,几乎所有的生活场景都可以拍摄,摄影就是一件非常日常的事情。

当客人问我“你最后会给我几张照片?”的时候,我会对她们说“都给你,并且我不做任何后期,我只负责帮你在拍摄的几个小时里做一些记录”。而我并不知道她们是否会带着某种情绪或某件事情而来,但我始终扮演的是一个见证、记录或陪伴的角色,像是一面镜子,映照着镜头两边的人。

EOS 5D Mark II ISO:100 光圈:f/1.4 快门速度:1/250 焦距:35mm

 

色影无忌:现在拿起相机的人越来越多,对于女性摄影者,你有何建议?

杨菲朵:女性视角和男性不同,我们对细微的东西更敏感。我唯一的建议是热爱生活。你需要去训练自己的眼睛,去找让你感动的微小东西。从最小、最近的地方开始,然后坚持下去。观察生活,让自己保持敏感、平静的心态。

 

色影无忌:那么,对于你而言,摄影的意义是什么?

杨菲朵:我一直在思考什么是所谓“摄影”的意义。这个词语令我汗颜,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摄影师,而是收集闪光的劳动者。玛雅人有一个词语形容智慧,大概的意思是“小小的闪光”。就是这个意思,我寻觅小小的闪光,为自己,也为别人分享一些能量。

一个人可能出自于许多原因去拍摄,去写作,或者一些其他方式的创造。也许是因为要耗尽一些情绪,也许是为了表达,也许是为了钱,也许为了得到某种自由,也许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为了模仿某种形式。

 

色影无忌:每次拍摄对器材方面有什么偏好么?

杨菲朵:我不是器材控,也不大喜欢去研究这些,所以从EOS 5DII到EOD 5DⅢ都只是一种习惯而已。

 

关于孤独
我们需要独处带来的启示

“假如孤独不能带领我们返回人间,去更好地履行一些义务和责任,它有可能成为另一个死胡同,这个领悟是我送给自己的礼物。”

EOS 5D Mark Ⅲ ISO:100 光圈:f/1.4 快门速度:1/400 焦距:35mm

色影无忌:女人之间的情绪是很容易受影响的,我看到你拍摄的这些照片后会被触动,比如那些小细节小动作,我会觉得都有她们自己的故事,甚至会忍不住被某张照片带入到自己的情绪里。你作为她们的摄影师,和她们一起相处的时候会被她们的情绪影响吗?你在拍摄探索她们的过程中,对自己来说是否也是一种“觉醒”?

杨菲朵:应该不会。我对自己的评价算是一个相对理性的人,我会有自己的情绪在,当我拿到相机的时候我会让自己的情绪归零。我的更多情绪会通过文字来表达,我的文字和照片会有一些差异,文字会更犀利、绝决、用力一点,因为文字只是对我自己而言。那么对于“她们”来说,我需要换一个角度,换一种方式,以一种宽松、宽容的方式去看待她们的事情以及情绪。

其实最初我选择拍摄只是因为这件事对于做妈妈的我来说比较有趣方便,可以带着孩子一起去做。可是后来我发现这件事情的意义远远超过我所想的,很多客人来到我们面前,都是带着很多成长的经历,需要通过我借助我的镜头来表达她们自己,拍摄对于我来说不是单向的,并不是我为你拍照片或者你付钱给我。它不是一个单纯的商业模式,它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更多的是双向疗愈,是一件有温度在相互之间传递的事情。

那么说到“觉醒”?我想是由于我对女性成长充满了疑问和好奇,记录她们的生活对我来说是一种寻求答案的可能性,或者说是某种途径。

每一个客人都给予到我很多力量。我从小算是一个性格比较孤僻、叛逆的孩子,常常都是一个人,所以“孤独”对我来说是一件特别简单容易的事。反而在我成年以后,当我需要和别人建立关系的时候,产生了困惑。我才发现自己有很多的问题,我没有办法去长久的经营一段关系,无论是女性朋友还是男女朋友,我始终有一种疏离感。产生这种疏离并不是因为我不在乎,而是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些关系或者是我害怕失去这些关系,所以我在关系里的功课特别多。

这么多年给我造成的情绪影响多数都来自于“关系”,而不是来自于“孤独”。在我拍摄过这些女性之后,她们所给我带来的能量,其中很重要的部分是,她们把我从“单独”的状态拉到了“关系”里,这种关系是我未经挑选的关系。
 

所以我想,我会一直持续做拍摄这样事情。

EOS 5D Mark Ⅲ ISO:100 光圈:f/1.2 快门速度:1/3200 焦距:50mm

 

色影无忌:说到“孤独”,我觉得女人的孤独和男人是不一样的,对于女人而言“孤独”或许可以是你自己单独和自己相处的一种方式,和自己对话的一段时间。但是存在的一个弊端就是,如果你孤独的时间太久了,就会很难从这种状态里走出来,那么我们该如何在孤独里找到平衡?

杨菲朵:你说的这件事情是我近十年都在努力的一件事,并且我也被困扰着。因为我身边大部分的朋友都是比较爱孤独的人,创作者、艺术家、写作者或者禅修,大家都非常享受熟悉这种单独的状态,并且觉得是一种必要。我也经历过这样的时期,需要向外界证明我身边有很多很多的关系,很多很多朋友。但是我发现,在成长这条路上证明这些关系并不足以是我达到某种我渴望成长的高度。但,这是一个过程,独处对我来说是必要的,我想对我们来说都是必要的,对我来说孤独更多的是为了进入到某种关系里。因为人这一生,无论你做什么,多么有个性,最后都是要回到关系里面去,作为一个女人我还是要去学习持家,这是我必须负担的一个生命责任。

所以去平衡“孤独”和“生活”的确是需要经历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色影无忌:所以“孤独”并不见得是个贬义词。

杨菲朵:对,我认为它是褒义的,并且非常迷恋这种状态,因此,它一直是我表达的主题,人们之所以渴望独处,是因为那种“隔离”带来的简单愉悦,让我们从琐碎的生活中抽离,在一个喧闹纷乱的世界里保持心智的安静,我们需要独处带来的启示。而精神世界中最大的难题,也莫过于沉浸在自我的虚幻之中,或是某种抗拒,又或是厌世。

假如孤独不能带领我们返回人间,去更好地履行一些义务和责任,它有可能成为另一个死胡同,这个领悟是我送给自己的礼物。


关于旅行
随时出发,随时回来。

“从来不穿高跟鞋,因为我有一双贪走的脚,它随时准备走来走去,它想走过一年四季,想踏遍山山水水,走路的乐趣取之不尽源源不绝,其中最令人着迷的是,当你走路的时候,与这个世界的关系就是简单、直接、完整的。”

EOS 5D Mark Ⅲ ISO:100 光圈:f/1.4 快门速度:1/8000 焦距:35mm

 

色影无忌:旅行是个热门话题,多数人都会沉迷于这种空间置换的感觉,有的人喜欢去很多很多地方,你也去过很多地方。

杨菲朵:我有过很迷恋旅行的阶段,我曾经以为自己无法享受那种普遍意义上的快乐,于是试图以行走的方式去获取属于我的那份礼物。一个人,走出去,把自己抛给未知,这当然会带来很多乐趣,但希望得到的某种顿悟,它并没有来。后来我惊讶地发现自己离生活越来越远,问题并不在旅行上,而是心念出了问题。

每一个对旅行的理解目的都不同,其实旅行对于我们的成长根本没有用,它只是一种需要。我们不应该把过多的欲望和诉求寄托在旅行上,如果我们只是为了去享受我们在成长过程中的某几天或者某几个月以及在路上的感觉,不赋予它过多的欲求,对旅行不带期待,只是去经过,这样的状态是好的,健康的。但是,如果你想要通过旅行来改变生活改变某种状态是不可能的达到的。


色影无忌:但很少有人能像你这样,随时出发,随时回来。

杨菲朵:旅行和拍摄都是一种日常生活,没有期待,也没有厌倦,甚至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随时出发,随时回来,这是我对待这个世界的方式。
但不同的是,在旅途中与她们(约拍的客人)朝夕相处,最初的紧张会逐渐散去,看到她们更为真实的样子,我成为一种见证。她们中的一些人,在旅行结束以后,希望把路上的美好带回到生活里去,对此我没有怀疑,幸福和安宁的能力需要不断地练习,但它确实就在那里。

EOS 5D Mark Ⅲ ISO:100 光圈:f/2.0 快门速度:1/800 焦距:135mm

色影无忌:三毛曾说,当她遇见撒哈拉沙漠时,她能感应到她的前世就是那里的人,所以她对撒哈拉沙漠有一种无法解释的爱。我在想,你对大理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感觉?因为你也完全有条件可以去更多的地方,但你更愿意把旅行的时间放在大理,为什么?

杨菲朵:哈哈,我是真的很爱大理,也很多人去过大理很失望,她们总发出疑问说“很奇怪,你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大理?”以至于到后来,我不敢再对她们介绍大理,因为每个人的感受不一样。

大家都在说丽江变了,阳朔变了,其实地方没有变,都是我们本身自己的问题,是你自己在生活里的习性在循环。在大理,会有很多年轻人从城市旅行到那,有的摆地摊,有的开家小店,想着就一辈子待在那里生活。但是我相信,即便你待在那里两年、五年甚至更久,某种不愉快的状态依然会回到你身上,在城市里存在在你身上的问题一样会转移到大理去,因为只要有人的地方,有关系的地方,就会存在一样的问题。

当我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我对旅行便不再这么依赖了,但我依然热爱它,我在乎的更多是“自然”,我享受任何一种自然的状态。只要一个地方有大自然的感觉,我就喜欢它,那怕只是在自己家门口,我也可以当做旅行。


 

 

关于孩子
一旦成为母亲,所有的力量会全部集中起来

“当我们成为一个母亲,告别少女时期的过渡天真,去寻找本性的能量,为母之道需要培养和开发,并不能自动完善。不害怕,不脆弱,不慌张。是所有母亲的课题。”

EOS 5D Mark II ISO:100 光圈:f/1.2 快门速度:1/8000 焦距:85mm

色影无忌:孩子是母亲的一面镜子,每个母亲都是最大的野心家,您希望子曰成长成什么样子?

杨菲朵:子曰,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我开始寻找可以带着他一起工作的方式。因为大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我背起他开始自由摄影师的历程。今年,他已经三岁了。他未来的样子我不会去特意设定,让他自然的生长就行。

 

色影无忌:不难看出,孩子的到来,对你有很大的改变。

杨菲朵:我从孩子的身上看到,他纯真自信,所向无敌,无所畏惧。孩子与成年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不批判”。成年人应该向他们学习,当你不批判的时候是最开心的时候,一切都只是玩具,是游戏。无论看到什么,尽量保持孩童般的眼光,只有孩童看得真切,没有成见,保持简单,自然就是美。

但无论如何,一个女人最光彩照人的时候,依然是作为母亲的样子。她一下子重厚了起来,平静也好,微笑也罢,都充满了原始的力量。
如果是太阳,就是最温暖的太阳;如果是暴风雨,就是最有力量的中心;如果是和平,就是最温柔的湖水。

她一旦成为母亲,所有的力量会全部集中起来。

有时候我们也会看到一些女孩儿是被脆弱的母亲抚养成人,母亲的焦虑和困惑会在女儿的精神中留传下来。

当我们成为一个母亲,告别少女时期的过渡天真,去寻找本性的能量,为母之道需要培养和开发,并不能自动完善。不害怕,不脆弱,不慌张。是所有母亲的课题。

EOS 5D Mark Ⅲ ISO:100 光圈:f/2.0 快门速度:1/640 焦距:135mm

 

色影无忌:那么,关于未来呢?

杨菲朵:未来不知道还会做什么,但创造美,分享美,定是这一世的生活方式。无论从事什么工作,都必须以好的动机去开始,若有利,那也只是一份奖赏,并且利益所有人事。而摄影本身,不过是一件日常小事。

杨菲朵:摄影即是修行

  • 2009辞去《华夏地理》图片总监一职定居大理
  • 2012开设“子曰照相馆”
  • 2013将生活重心转移至广州
  • 2013与几位好友共同创办广州禾田书房
  • 2014继续做私摄影“你的样子”
  • 智慧
  • 气质
  • 兰心
  • 皓齿
  • 娴静
  • 佳人
"她影像"是一个专门为女性打造的摄影交流、展示、推广平台

了解我们关注我们 |预约我们